在线留言

联系我们

深圳市锦丰盛世物流有限公司
电 话:0530-8328888
传 真:0530-8328888
支持:澳门新葡京网上赌场


在线留言当前位置:主页 > 在线留言 >

淡淡的烟草味道

时间:2017-06-05 19:29

 
  淡淡的烟草味道
        黄昏的炊烟袅袅升起,轻纱一样渺在暮色里一行追着一行,飘向隔壁的村庄,次第错落的灰瓦白墙,都染着黛青色住进画里。
   送完材料,我便到工地附近的乡村农贸市场走走,为的是看能否买到一些土鸡蛋给小羊尝尝鲜。在食品添加剂泛滥时代,这些土特产成了人们心中追求的香饽饽了。走进市场,一堆丝丝缕缕的烟丝带着一点点可爱,一点点亲切,调皮地缠住我的眼睛。走近它,一股淡淡的烟草味道,夹着微微生涩的刺激,带着天生就有那种温暖得让人亲近的气息扑面而来。我不吸烟,但对于吸烟并不反感,甚至喜欢这种淡淡的烟草味道,那是爸爸的味道。 
   
   爸爸爱烟就如小孩子喜爱零食那般。爸爸口袋里常常缺钱,但从不会缺烟,每次洗爸爸的衣服总是能掏出一两个被溪水泡软的空烟盒。爸爸的烟瘾不小哟,即使是妈妈限制,一天也差不多要两包烟。赶集是爸爸和我们最开心的时候,爸爸披着晨霞,满载着收获的果实到集上去时,我们便会在村口一边玩耍,一边不时张望,期盼着爸爸回来的身影。爸爸卖完东西便会去给自己买烟和给我们买糖。
 
   年轻时的爸爸很调皮,常常是在快要回到村口时,他就故意把单车头扭来扭去地碰撞着秤杆,发出“哐当”“哐当”声。告诉我们他的归来。只要听到这美妙的声音响起,我们就欢呼雀跃地往外奔,伸出脏兮兮的小手从爸爸手中拿走自己分内的零食。这时,爸爸会点着一支烟,倚在单车旁,看着我们,幸福地笑着...有时我想,如果爸爸的钱只够买烟或买糖时,他会先买哪个呢?但这种情况没出现过,大家都有份。农忙时爸爸是家里的主要劳力,这时候赶集的事就交给妈妈了。每次妈妈赶集回来,爸爸都能拿到自己想要的烟,而我们有时是空欢喜。我们责怪妈妈偏心。当我懂得爱情时,我明白了妈妈的偏心是因为爱情。
 
  爸爸吸烟的姿势很优美。翘起二郎腿,把烟叼在嘴上,两手拿着火柴,“哧'的一声,划开一根火柴,点上,一吸,烟的一端便变得通红,然后右手弯曲拿着烟,左手放在腿上,目光慈祥地注视着远方的庄稼或是我们,轻轻吸入一口,从鼻孔喷出,不紧不慢,犹如行云流水。吸完烟,眉毛一舒,极为惬意地吐出一缕余烟,悠悠然然地在我们身边缭绕着。满身的疲惫似乎也在这一吸一吐间不知不觉散尽了。坐在爸爸的旁边久了,爸爸吸烟前后神态的变化,让我十分羡慕好奇。有一次,趁爸爸没注意偷拿了一根烟,点燃后,猴急猴急地用力一吸,一股咸苦腥不辨其味的味道涌入口中,我卯足了劲也没能把烟雾从鼻孔里喷出来,还呛得直咳嗽。(天知道男人为什么会喜欢这玩意儿?! )
 
  九岁那年,我得了一场大病,花了好多钱也不见好,妈妈长吁短叹地埋怨爸爸说:“孩子病成这样,你还有心拿钱来烧。”爸爸默不作声,烟吸得“叭叭”响,直到剩下一根烟时,爸爸把烟放在鼻子下闻了闻,然后把它夹在耳朵上,对妈妈说:“不吸了,留下钱给我姑娘看病。”虽是杯水车薪,但爸爸还是毅然地中断了他心爱的烟。直到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欠了不少债时,医生宣布;他们已没有回天之力,要送入暗房。听到这个消息,妈妈哭得撕心裂肺,爸爸流着泪打电话给远在乡下当赤脚医生的舅舅,把这个悲痛的消息告诉舅舅,舅舅不同意把我送入暗房,他让爸妈把我带回来。我趴在爸爸并不宽广的背上;看到天很蓝,旷野里的捻子花开得灿烂,我很累。爸爸背着奄奄一息的我走了很远的路才回到家。舅舅到处收集遗落在民间的偏方给我治疗。生命真是奇迹,在医院里花光所有的钱,医院还是宣布死亡的生命,这些朴实无华的花花草草竟奇迹地让我的生命鲜活过来,而且那么的蓬勃。大自然是多么的神奇啊,他可以让生命拥有挣脱一切病魔的力量。不同种类的植物蕴藏了不可忽视的神奇力量,它们对人类健康的潜在裨益是无可限量的。
   我病好后,爸爸没有“重操旧业”,他把省下来的钱买来燕窝,人参,给我补充营养,烟瘾上来时就把夹在耳朵上面的那根烟放到鼻子下闻闻,那根烟大概被拿下来无数次了,白色的烟纸都变得很黑了。有一天,爸爸不知从哪弄来几棵烟草苗,爸爸把它们种在猪圈旁。在所有的地里,它占地的面积最小,爸爸无暇顾及到它们,我那时是负责养家里的猪,所以爸爸让我顺带着照看。烟草的生命力奇强,我就喂猪时顺便掏一勺猪食洒在根部,它们就生机勃勃地生长着,而且长出来的叶片宽大肥硕。还没等叶子变黄,爸爸就迫不及待地把一部分叶子摘下来晒干,然后把几张晒得枯黄的烟叶叠在一起,紧紧地卷成圆圆的一扎,拇指掐着粗细,一刀下去,桌上就散了一卷细细的烟丝了。爸爸找来废旧的纸,撕下一块,将烟丝卷成一个喇叭简叼在嘴里。剩下的烟丝就放到妈妈缝制的烟袋里。